3G小說網 >> 武俠修真 >> 鸞仙曲 (書號:24454

正文 第736章 大人被壓倒在地上了

作者:布咖文
    風倚鸞忍著笑又看了霜夜一眼,便和獅虎們一同走向山谷深處。

    沒走多遠,霜夜的全身就沾滿了獅虎的口水,口水還順著他的頭臉、手指尖往下滴落,他只好不停地施用小術法,抹干臉上的口水,否則連眼睛都睜不開了。

    霜夜略費力地說道:“這位……仙獸,你能不能控制一下口水?”他有意把叼著他的獅虎稱為仙獸,表示尊敬。

    叼著他的獅虎吸溜了一下,沒說話,因為嘴里有人,沒辦法說話。

    另外幾只獅虎說:“正常的,這是正常的,它能忍著沒有把你當場吞下去就已經很克制了,你還想怎樣?”

    風倚鸞走在霜夜身邊,笑道:“大人,其實我和師父第一次來的時候,也是這樣被叼進來的,口水流了一身,你再忍一忍,很快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霜夜只好放棄了掙扎,任由獅虎叼著他,一路滴嗒著口水,頭發都濕透了。但好在這些靈獸平日都是以吃素為主,口中并沒有腥臭味道,而是淡淡的草木氣息,所以倒也能忍耐。

    他們走了大約六七里的路程,來到了山谷盡頭,霜夜抬頭看看四周,什么都沒有,他正要開口問,只聽到其中一只獅虎說:“開門開門,我們帶著鸞姑娘回來了!”

    眼前便出現了一個傳送法陣,八只獅虎魚貫踏入了傳送法陣,風倚鸞帶著白又黑和夜無蹤跟在他們后面,七十一和七十二跟在最后。

    傳送法陣的另一頭仍然是一個小山谷,四面都是高山,正前方有一座高大的石門,石門上風雨斑駁,盡顯古老滄桑之感。

    石門前,端端正正地站著兩尊足有三丈多高的大獅虎,看不出它們兩只的境界,在它倆身邊兩側,整整齊齊地站著六十多只體型略小一些的獅虎。

    叼著霜夜的那只獅虎走在最前面,把霜夜吐出來,丟在了地上,咧嘴笑道:“又帶回來一個人,嘗著還挺香的,我們把他吃掉吧。”

    風倚鸞聽到這話并沒有當一回事,她知道這就是鬧著玩的,霜夜也并不擔心,因為他沒有感覺到任何殺氣,只是他身上都快濕透了,被扔在地上,滾了半身的泥土,他趕緊坐起身,用小術法自顧自地給自己清理全身。

    無論在什么地方,愛干凈都是個好習慣。

    為首的公獅虎開口笑道:“唉呀呀,劫仙境界的王朝大人,被一路叼過來,居然沒反抗,也一點兒都不生氣,這不合理吧。”

    霜夜隨口說:“都是鸞公主的朋友,本官知道你們并無惡意,所以不必反抗。”

    風倚鸞心想,霜夜大人脾氣真好,別看他平時對別人從來都是冷著臉,但今天被叼了一路,也耗無怒意,足見涵養不錯……

    她正這樣想著呢,只聽到公獅虎忽然仰頭長嘯一聲,整個山谷似乎都震了三震,隨后高聲道:“哇呀呀,爾居然還敢在吾面前自稱本官!可知我等最煩王朝的大人了么?孩兒們,把此人先扒了,堆柴、架大鍋、采蘑菇、煮水、烹了他,今晚開葷!”

    風倚鸞和霜夜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不會要動真格的了吧,而且話說,這公獅虎怒起來,怎么連戲腔都帶上了?

    霜夜轉頭看向風倚鸞,風倚鸞還沒有來得及說話,就已經有四只小獅虎沖到了霜夜身邊,把他圍住了,別看獅虎體型很大,但有時行動起來,還是十分靈活的。

    四只獅虎圍住霜夜,立即按胳膊按腿,把他再次壓翻在地上,霜夜心中此時很猶豫,究竟是反抗呢還是不反抗呢?

    反抗吧,這些靈獸都是鸞公主的朋友,而且即便把他摁倒了,也依然沒有透露出半點殺氣;但是不反抗吧,難道就這樣被它們折騰?這事要傳出去得多丟人,自己身為劫仙境界的安枕閣代長使,竟被一群靈獸壓在地上,這以后還怎么統領安枕閣的一眾翡衣?

    猶豫間,他開始掙扎,卻又不好意思輕易使出攻擊招式,便只能和四只獅虎較力。

    但霜夜畢竟不是力修,他的力氣遠遠不如風倚鸞大,風倚鸞能輕松制服一只獅虎,但霜夜就有些費力了,更何況此時是四只壓著他的胳膊和腿,這樣的場面,總覺得有些羞恥啊。

    而且他不反抗倒罷了,一反抗起來,又沖過四只來幫忙,徹底把他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其實后面圍過來的四只起不到什么重要作用,因為獅虎的體型太大了,八只擠在一起,后面上來的四只僅僅能各自伸出一只前掌,努力夠到霜夜的手和腳……但這也算是一臂之力啊,于是風倚鸞眼睜睜地看著,四只獅虎壓住了霜夜的手和腳,另外兩只按住他的胳膊和腿,還有兩只抬起前掌,伸出爪尖,很靈活地,把霜夜全身上下的衣服一件一件扒了下來……

    霜夜被扒著,無奈道:“鸞公主,你看這事……”

    風倚鸞也覺得這下玩得有些過了,她連忙對兩只大獅虎說:“都是自己人,就放過他吧!”

    為獸的母獅虎咧嘴一笑,疾步奔過來攔在了風倚鸞面前:“這些王朝的大人都很壞很壞的,我們就要拿他出氣,鸞姑娘不可以護短呀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風倚鸞根本看不出這兩只大獅虎的境界,它們是天道莫前輩座下的傳承守護獸,境界很可能遠比她和霜夜還高,她試著想推開母獅虎,結果發現,以自己如今的巨力,竟也撼不動它分毫,一掌推過去,猶如螻蟻撼山之感!

    風倚鸞只好眼睜睜地看著霜夜被扒衣服,看到后面,她實在看不下去了,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非禮勿視,非禮勿視啊……

    她捂著眼睛發了一會兒呆,忽然想到一個問題,便說:“你們兩位境界如此強大,這一千年來卻為何拿王朝的人沒脾氣呢,按理說,誰來招惹你們,你們把誰拍死不就得了么?”

    風倚鸞的言外之意是,沒必要今天拿著霜夜大人折騰嘛。

    記得大獅虎曾說過,當年王朝的翡衣和獅虎們打了好幾十年,都打不過它們,后來,就來了一位七品的面具人(長使),也打不過獅虎們,于是長使在山谷四周布下了幻障結界,并且約定,劃界兩清,互相再不干擾,結果外面的散修也沒法進來了。(335章)

    公獅虎咧嘴一笑,傲嬌地說:“我們倆不能離開這山谷半步,另外,你見過猛虎和螞蟻蚊子較勁的嗎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好像很有道理啊。
澳门3颗豹子赔多少倍